别让“估值”左右了你的选择

安全边际的重要性毋庸置疑,但如何平衡估值和基本面的关系,这篇文章的观点未必完全正确,但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路。

 

  阿基米德说过,给我一个支点,我能够撬动地球。

 

  如果给我们一个准确的估值办法,我们就一定能够赚大钱,超过巴菲特、索罗斯这些大师们。试想,当我们能够精确地知道,一个企业值多少钱时,我们当然能够不断地买进远远低于市场价格的企业价值,然后不断地赚钱。

 

  然而,即使给你一个支点,真的能够撬动地球么?我们来算一算:

 

  地球的半径大约是6370公里,假设比重是1.4吨/立方米,一个人的体重是140斤,怎样才能撬动地球呢?

 

  首先,他需要一根2160亿亿公里的杠杆,有多长呢?让光按照30万公里/秒的速度昼夜穿行,要走230万年!如果让时速2000公里的超音速飞机昼夜飞行,要1.2万亿年!

 

  地球可以撬动么?当然,阿基米德的意思只是说,杠杆的力量是非常大的。

 

  同样,精确估值真的能够做到么?如果能够做到,那么统治世界的就是巴菲特了。估值的方法很多,但没有哪一种方法能够包打天下,也没有哪一个人能够包打天下。

 

  最基本的方法是现金流折现,估算出未来每年的现金流,然后按照无风险利率折合成现值,相加起来,就是股票的内在价值了。当然,这在理论上是有据可依的,但在实践上却很难站得住脚,因为未来的现金流实际上无法估算,就是企业的董事长、总经理、财务总监也都算不出来,否则就不会有哪家企业倒闭了。

 

  PE(市盈率)的方法最常用,给企业每股收益作一个估算,然后给一个自己认为合适的市盈率水平,这个乘积,就给企业估值了。但问题是,一方面企业的业绩无法估算;另一方面,市盈率水平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,比如一把伞的市盈率,在晴天和雨天的时候肯定是不一样的;一杯水的市盈率在湖边和沙漠也是不一样的。所以,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市场火爆的时候,给出的市盈率水平都很高,但市场低迷的时候,给出的市盈率水平一下子低了很多,实际上企业还是那个企业。另外,不同行业的市盈率也是不同的,比如券商股现在市盈率很低,仿佛是有投资价值的,但这个行业是“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”,按照最繁荣时期的市盈率来衡量企业,显然是偏颇的——光看见贼吃肉了,怎么不看看01年到05年“贼挨打”的时候呢?类似的周期性行业都是如此,比如钢铁、有色金属。

 

  资产估值,也是一个办法,把企业拥有的地产算出来,最后折合每股多少钱,于是价格远远低于价值,于是投资这个股票有意义。比较常用的是商业地产,每平米几万元,大约几十万平米,于是价值几十上百亿。但问题是,这样的企业除非把地产卖掉或者出租,否则这个地产就体现不出它的价值来。很可能的情况是,每年每股一两毛的业绩,就这样不死不活地过下去。

 

  现在,PEG比较流行了,就是市盈率/未来年均增长率,PEG越小越好,一般要求PEG小于1,比如一个企业的市盈率虽然高达100倍,但如果未来几年的年均增长率是100%,那么三年以后的市盈率就只有12.5倍了,所以,虽然现在市盈率很高,但未来市盈率很低,所以仍然值得投资。PEG的分析比起市盈率来要进步了,因为它考虑了未来和增长。但PEG也有其缺陷,比如一个企业的市盈率只有5倍,但未来增长率是0,基本上维持现状,那么PEG就是无穷大,看上去是不值得买的,实际上买进来放着拿分红,也是个好办法,至少收益率水平远远高于银行利息。何况未来的增长率也是靠不住的。

 

  什么是好的估值方法?可能好的估值方法根本不存在。市场在变化,人气在变化,经济在变化,判断的标准也在变化,绝对不变的精确估值是不存在的。可以说,没有哪个办法能够揭示:上帝怎样掷骰子。

 

  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估值方法没有价值。笔者以为,相对估值的方法倒是存在的,用起来也有一定的效果,实际上,相对估值倒是在生活中比较常见的。

 

  如果猪肉涨到40块一斤,其它肉蛋商品价格不变,那么我们会选择牛羊肉和鸡蛋来吃,这就是相对估值,或者叫作比较效应,这种比较效应就是国际贸易的基础,比较优势。

 

  那么在股市里,我们可以设定这样一个假定,相同的企业的总市值都是差不多的,如果一个企业高得离谱或者低得离谱,那就是机会所在,我们可以择机做空或做多。

 

  市场里这样的机会总是存在的,因为市场是人的认识集合起来达成的共识,既然是由人的认识集合起来的,市场就具备了“人性”,人性必然有弱点,兼具狂躁和抑郁的特征:狂躁起来鸡犬升天,抑郁起来明珠暗投,而这就是机会所在。须知市场迟早会修正这类错误,修正的过程就是赚取利润的过程;而如果产生矫枉过正的修正,那就是产生暴利的过程了。

 

  令人欣慰的是,市场永远存在估值错误的现象,比如一个二流券商,其总市值能够换一个长江电力,或者七个蒙牛,或者十个伊利,是不是合理呢?军工企业的总市值还不如一个生产压力锅的企业,是不是合理呢?茅台的总市值超过中国联通,能够换两个上海汽车,或者换三个深发展银行,是不是合理呢?联通、上汽、深发展每个的家当都不小吧?

 

  是不是绝对不合理,我们不知道;而且,不合理还可能在一定时期内持续存在下去。但我们可以选择这样一个思路:A与B相比,B更合理;B与C相比,C更合理……最后,Z比较合理,于是我们得到了一个较优的选择,肯定不是最优的选择,但对于我们来说,肯定是最可靠、最有胜算的选择。

 

  最优的选择是不存在的,如果存在,那一定在上帝那儿放着呢。

 

  估值说复杂也复杂,说简单也简单,最困难的在于:我们应该像日常选择商品一样选择股票。巴菲特真正的过人之处不在于他能够多么精确地估值,而在于他能够长期坚持像选择商品一样选择股票。对于他来说,股票就像超市里的可口可乐和吉列刀片。他长期坚持着一个简单的方法,不为眼花缭乱的理论和模型所动。

 

原文链接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c5a73c90100kwnp.html

历史的今天:

赞 赏

    推 荐 阅 读

  • 盛东辉:A股的特色或许正是我们的机会

    作者:盛东辉,本文撰写于2012年   很多人觉得中国的股市制度不行,制度的弊端导致了自己亏损。制度确实是一个问题,但不能把所有的问题原因归结到制度上去。制度就像两块...

    盛东辉:A股的特色或许正是我们的机会
  • 林园:选股的六种技巧

    一、数字说话 投资是一种经济活动,经济活动的通用语言是数字。我们的财富增长的过程都是用数字表示的,股票投资者的财富显示在证券账户上,就是一堆数字,而投资者所做的事就是...

    林园:选股的六种技巧
  • 段永平:投资与投机的区别

    作者:段永平 . 老实讲,我不知道什么人适合做投资。但我知道统计上大概80-90% 进入股市的人都是赔钱的。如果算上利息的话,赔钱的比例还要高些。许多人很想做投资的原因可能是...

    段永平:投资与投机的区别
  • 投资有道

    沉迷于对企业的研究多年之后,逐渐意识到:一个投资者的长期成功,绝不是靠找到牛股来实现的,而是要拥有一套完整的投资体系。 我们要努力升华自己,但不能把希望寄托在“自己比...

    投资有道
  • 黄燕铭:存在—认知—符号

    证券研究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深莫测,分享一篇雄文,从哲学角度帮助大家更好得理解证券研究思维,正确区别存在、认知和符号三个概念,并能够借此来寻找证券投资机会。 &n...

    黄燕铭:存在—认知—符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