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明的终局2:趋势

文明的终局:趋势(粗糙版)

 

这个是在飞机上仓促写成,后续细化展开一篇有详尽数据和逻辑的文章:趋势
911事件发生后,美国并没有向恐怖分子的来源国沙特发动战争,而是攻击了阿富汗和伊拉克,如果说阿富汗是恐怖分子的所在地,对伊拉克的战争只是一个大规模杀伤武器的借口,之后的数年里,包括了某种植物花朵命名的中东革命,利比亚的卡扎菲死亡,整个中东陷入一片混乱。

 

很多年后,许多中国人以中国参与了伊拉克的石油开采为由,说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不是为了石油,阴谋论者说是为了欧元,因为伊拉克和利比亚都说要用欧元计价原油交易;崇尚美国的中国人说,美国是个理想主义国度,为了改造伊拉克,带给他们民主与自由。当然他们不能解释,为了美国还扶持了无数独裁政府。更不用说所有这些国家的失业率扩大,赤贫者增加.

 

我不知道真相。
但中东的混乱和萨达姆、卡扎菲的惨死,震惊了全球现存的军事强人政府。2008年,美国参议院负责东南亚委员会的议员来到缅甸,他曾任美国军情部门将军,秘密见了丹瑞大将,缅甸开始政治改革。在经历了长达9年的改革之后,由于环保组织的干预,缅甸未能成功的建立任何足以支撑缅甸工业化电力的电厂。但美国人吃惊的发现昂山素季居然不听从他们的指挥,对中国的铜矿,若开的罗兴亚人事件,做出符合美国意图的决定。
然而这不重要,起初,中国以为失掉了缅甸。而缅甸也只是美国下的一步闲棋。

 

美国人意外的发现中国人从乌克兰买了一艘航空母舰,并因此发现了乌克兰给与中国大量的军工业和造船业技术输出,远超过俄罗斯给与中国的支撑。俄罗斯其实无论是在叶利钦时期,还是普京时期,都希望回归欧洲。从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就可以看出来,通往中国的管道迟迟不能落地,筹划此事的富豪进了普京的监狱。

 

美国的情报人员开始在乌克兰挑动另一种植物花朵命名的革命,欧洲人也参与了。实际上这件事是一个一石多鸟的策略。欧洲人愚蠢的跳进了陷阱,与俄罗斯交恶。俄罗斯人拿回了克里米亚,这个历史上奥匈帝国和俄罗斯卷入欧洲大国博弈的地区,陷入与欧洲交恶的困境。这一次,克里米亚再次成为大国陷阱。欧洲人因此与俄罗斯交恶,中国在这个阳谋下,起初并没有陷入陷阱。但在俄罗斯与欧美交恶后,选择了站在俄罗斯这边。与其说这是中国的选择,不如说这是中国被挖坑顺势掉了进去。中国希望有一个坚定的能源大国盟友,想要借助于中国经济的腾飞,来实现全球布局。而美国人挖了一个坑,断绝乌克兰对中国的全面军工造船技术输入,杜绝中国在军事上崛起的可能。但坊间传说中国已经完全消化了乌克兰所有的军工技术,美国人没有得逞。

 

与此同时,中国付出巨大代价的两个能源国: 也门发生分裂;委内瑞拉则因为上层建筑自身的愚蠢陷入崩溃中,成为二十一世纪的失败国之一。

 

然后美国向韩国输出萨德系统,这据说是防范朝鲜的,但朝鲜的导弹技术并不在防范范围内。俄罗斯象征性的谴责了几句,中国则与韩国闹僵。

 

我们失去了韩国,这个日益走近的东亚国家,原本是美国的盟友,却与中国因为经济上的强力关系,越走越近。

 

之后,美国开始重新对伊朗制裁,选择了中兴公司下刀,然后威胁华为,贸易保护主义在2018年突然登上舞台。

 

此时中国人尚没有反应过来,美国并不是为了贸易。这里强调三遍:美国不是为了贸易,不是为了贸易,不是为了贸易。直到2019年5月10日贸易谈判再次谈崩后,中国人上上下下还以为这是贸易问题。

 

美国要求加拿大抓捕了孟晚舟,加拿大和中国共同掉进坑里,中国与加拿大闹僵。五眼联盟里,澳大利亚也掉进坑里,与自己最大的原材料客户中国几乎闹僵。

 

欧洲人此时醒悟了过来,美国正在展开一石多鸟的外交手腕,四处挖坑。如果欧洲人跟随美国,禁止华为,与中国闹僵,则中国失去了欧洲,也就意味着欧洲失去了中国。

 

但这并不是终点,因为美国还有大菜等着欧洲。美国的政治势力,包括班侬这位煽动民粹的大师,前往欧洲四处策动动乱,以难民威胁为契机,鼓动极右民粹主义。他们已经接近成功,英国退欧,法国黄马甲四处制造动乱,十一个欧洲国家的政坛被极右党派间接或直接控制。欧洲议院选举的结果尚未出来,极右党派势在必得。

 

美国对中国的牌还没有打完,果然台湾牌被打了出来,从去年开始不断的挑衅。美国希望接台湾挑逗中国发动台海战争。而黄奇帆等人的讲话表明,中国的官僚体系已经有人明白了美国的阳谋之一。记住,美国到现在一直玩的是阳谋,我要和平演变你,遏制你,削弱你,吃掉你。只是我们上上下下极度崇拜美国,崇拜美国的自由民主普世价值观,厌恶自己,因此希望美国和平演变成功。
但实际上美国要做的只是要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,要生存和壮大下去,维持自己国家50年至100年的霸权。

 

美国接下去的一成套策略,还包括南海的挑动。这个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在做,但没有成功。美国的军事部门已经做过推演,一次低烈度战争可以摧毁中国经济,导致中国动荡或崩溃。所以,美国会继续制造冲突。

 

贸易谈判从来不是美国的目标,他们制定了苛刻的条件,一旦你签订,不仅仅受制于人,而且公布的条款会让中国上层面临人心危机。这就是为何中国要求修改条款,最主要是文本。
而你不答应,也没有关系。美国会继续在各个方面对中国进行打击。很多人在讨论贸易谈判中国做了各种准备。

 

真相是中国没有做好任何准备,因为贸易并不是美国的目的。美国国务院官员甚至洋洋得意的公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,美国已经制定了全方位遏制中国的战略。只是中国人没有在意而已。中国人只是对她用的种族主义在意,这是白人和黄种人文明的冲突。种族主义从来都是不能说的,只能放在心里,这会削弱美国人扼杀中国的隐蔽性。中国人还以为美国是在善良的改变中国,种族主义容易让美国失去道义。

 

但现在也不重要了。
美国已经接近完成了所有的准备,包括:战争

 

有朋友发给我所谓中美谈判中美国要求中国结构性改革的东西,其中有两条包括间接税改为直接税,允许工会成立,停止对外出口补贴等等.我不知道真假,但如果是真的,尽管其话语中说是为了私营企业好—这是上面吹捧的言词,但如果是真的,这三条就足以摧毁中国的大多数私营企业。 ​​​​

 

这个所谓美方要求结构性改革的东西还在发酵,很多人被迷惑了,这对私有企业好啊.其中有几条是好的,比如私有产权保护和企业家保护;但另外几条祸心太重了.

 

1,增值税改直接税,以我朝奸商的德性,一定会做亏,政府一分钱都收不上来.对,我也是奸商之一,我也会把企业做亏的,必然的,我没有动力缴税.本身你我就是一种博弈,我肯定会钻这个明显的法律空子.我的会计师朋友说,增值税占6成,你收不到钱,国家还能运营吗?(—无政府主义请走开,没有国防和治安,没有维护市场体系的秩序,分分钟走向混乱,最后走向黑社会化和资本武装化.)

 

2,工会. 工会是导致企业走向混乱、成本高昂、不能准时履行贸易协议的罪魁祸首。见我前面的《文明的终局1:现象和本质》,已经解释过了。中国经济压根承受不了劳工高于市场成本的溢价,会在经济衰退后,导致企业倒闭和劳工失业。

 

3,修改劳工法和大幅度提高工资。这点,中国这些年一直在做。结局是,劳动密集型已经大比例转移去越南了。

 

其余的一些就不评论了

 

中国的私营企业问题是面临的税太重,国企控制的资源过多。所以,体制要作的是减税。修改增值税为所得税这玩艺还是谢谢吧。作为政府和企业都要明白,重要的是平衡,而不是单方面得益,否则失衡的体系是不会长久的。 ​​​​

 

再说点管理层早就知道的道理:工会一旦遍地,西方内外结合,颠覆中国的能力就具有了。将来要么,管理层被迫下狠手对付工会,要么被工会赶下台。见波兰案例。柬埔寨的救国党依靠工会起家,洪森不得不赶走沈良西,于是被西方杯葛。同时他不得不保留安抚工会,制造业倒闭连连,不得不依靠赌博经济。

 

英美体系的精英早就想明白了这点,从撒切尔夫人开始改革工会,到德国用国家协议约束工会,修改劳工法,美国的私营企业工会已经逐渐消失,联邦雇员工会和教师工会是最强大的。英美在想明白了工会会导致经济衰退,但工会力量是权力的一级,那么要保持国家生存能力,怎么办呢?对外输出:工会和NGO,让其他国家保持羸弱,输出高成本商品。

 

至于楼下一个网友质疑的工人难道不能有议价的组织吗?(想依靠群体–其实是一种权力,去压榨没有权力代表的资本—在中国就是这样,你们想多了。权力建筑要么来自资本和劳工,要么维持其中立,官僚体系有其自身的利益集团,放牧资本和劳工。而单方面偏向一方,整个体系会崩溃的。实际上,目前的权力结构已经过分偏向自身和劳工,资本正在犹豫中,要不要离开。问题是离开,也没有好去处,西方的主流社会会压榨中国资本,新兴市场各种工会和NGO林立,无法生存。可能最后的结果就是去炒房了,炒房兴国,炒房无罪—至少不会被工人仇富,关闭企业吧,反正我们依靠房地产就可以富冠全球了。这段其实是本质,官-商-工多赢的局面已经失衡了,商人正变得悲惨,被内外打击。)

 

至于劳资关系,实际上资本家多来自技术工人,我告诉你这点,你再清晰的想一想,你的劳动力值多少钱,能不能在生存成本外积累,能不能用积累去做投资。其实经济学是进化论,这比较残酷,不太有经济学家告诉你们,我把它戳透吧。想社会大同,平均主义,是全人类走向消亡的社会,没有可能的。

 

 

文明的终局2:趋势

 

全世界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,据说写21世纪资本论的法国经济学家指出了逻辑,但我没看过这本书,所以不知道他是怎么写的。

 

微博上有人问我,我告诉她:全世界各国都在印钞,这里不是说真的印刷钱,而是做债务扩张,用各种手法来扩大货币数量,压低利率。美国、中国、日本、欧洲都在扩张资产负债表。发债与财政收入相关,也就是说财政收入决定了债务的信用度。这是另外一个话题,实际上货币的信用在稀释,但现代经济学里的通胀指数发生了结构性变化,却没有修改。房子、医疗、教育,是北半球人们支出的大头,南半球的许多地方主要支出是食品。因此,货币债务的扩张,导致资产价格上涨,医疗和教育费用上涨。美国的穷人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贫穷,他们的饮食是没有问题的,甚至住房都可以申请补助,教育也可以在不佳的公立学校,医疗可以看急诊。但整个组合起来,就是生活品质的急剧下降。而拥有资产的人,拥有知识的人,拥有良好心理状态和时间因此去坚持锻炼身体,从而拥有了健康和身材。这就是贫富差距的扩大。

 

中国则更明显的表现在房地产上,这个主要是城乡差别。城乡两元化导致了农民不能获得拆迁房,也不能拥有大城市的教育和医疗资源,除了自身的贫穷,还导致了农二代在大城市无法融入。教育和医疗其实在变得昂贵,未来这些会超越房子,成为主要的问题。而教育是真正的阶层壁垒,会导致阶层无法流动。

 

当我们说起劳资之间的问题,就不免又谈及工会问题。工会保证了发达国家的劳工能获得市场竞争之外的溢价。这本身是一种权力结构。

 

充分竞争的市场,资本和劳力都在市场竞价,而技术是增量。劳工和资本家之间的角色不是天生的,也不是固化的,资本家本身很多来自劳工阶层。劳工能够依靠自身的积累,或者技术的积累,获得溢价。自身的积累多来自时间价值。技术的积累则来自知识的价值。

 

但是工会可以成为一种博弈工具,代表着权力的一级,于是与资本博弈。资本如果是在欧美,则自身也是权力的一级。这两种权力可以对抗到平衡阶段。而这种平衡来自于外部竞争力,而非内部。因为外部存在市场化竞争的国家,就会击溃基于劳动力密集型的传统行业。资本对抗外界的方式,一是转移产业离开美国,去这类国家,二是提高自动化水准,增加机器人,三是在技术和其他优势行业用高利润,来赢得对外的商品服务输出。

 

比如欧美日韩台是依靠高技术产业,和对劳工法、工会的改革。澳大利亚、巴西等依靠矿产资源。柬埔寨这种工会林立的贫穷国家,不得不依靠赌博经济。

 

中国的权力结构是不同的,它是个精英社会,也是个威权社会,因此资本和劳工其实都有隐性的权力,来自水能载舟的传统哲学,但并没有类似西方体系进入真正的权力建筑。但这十几年来,《劳工法》的颁布和政府对劳工的偏向,工资持续上升,而同时要维持庞大行政力量和国家机器的运行,税收和财政收入连年上升。大部分私有资本其实是被削弱的,这也是因为其没有进入权力建筑。

 

但是在过去的三十里,中国非常良好的平衡了权力建筑、资本、劳工的多方发展,到了这几年才开始失衡,对资本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压榨增强了。资本也在分化,因为国有体系占据了资源类领域,这里的资源包括货币这种核心资源。私有大资本背后已经站立着权力阶层。所以,中小私有企业是最吃力的。

 

而在城乡两元化经济之外,中国还有个财税和贸易两元化结构。对内是土地财政+房地产+内部贸易的重税,对外是补贴下的外贸出口。因此私有企业最有活力,且能成长的是外贸制造业。

 

我过去的文章讲过一个生意结构的问题,世界上最好的生意是抽税,其次是抽水,再次是抽租,最差是充分竞争的生意。
政府这个行业是抽税,金融行业是抽水,房地产行业是抽租。但是BAT行业把高科技行业经营成了抽水行业。
平台类是非常强大的生意。

 

因此中美贸易谈判中,传闻美国希望中国做经济结构改革的,其中包括了间接税改为直接税、成立工会、开放金融和互联网、知识产权保护和禁止市场换技术等等。

 

我们一样一样的分析。

 

间接税其实是指增值税,直接税指所得税、房产税、遗产税等等。从中国的现实来说,所得税是容易避税的,实际上美国的企业在避税手法上各种各样。而增值税可以保证中国的财政收入。中国一旦改为直接税,包括我在内的企业主会有各种各样的避税方法。可以导致中国瞬间财政收入变得羸弱。这是人的本性,或者说资本的本性。
于是中国强大的财政能力立即垮掉。

 

中国这些年能够支撑国家资本主义的债务扩张,就是强大的财政收支能力。

 

美国其实债务扩张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就是因为其财政收入无法抵御债务扩张。除了美国人认为的制造业衰退外,各大企业顺利避税也是重要原因。美国每次减税,都是富人减税,但却并没有保证税基扩大,最后只能依靠债务扩张来维持。

 

实际上美国的经济和就业也没有特朗普说的那么好,他现在领导的美国就业数字比2000年时的总额还少,而美国人口是增长的。

 

其次是工会的成立,会立即导致中国的制造业陷入混乱。这种工会可不是只发发毛巾水果,而是会罢工停产,不断要求涨工资,无休止停工的组织。我在柬埔寨已经充分领教了。

 

中国的优势制造业会因此进入衰退,资本流失,企业关门。

 

而对于中国的上层建筑来说,工会意味着权力的一级,他们会内外勾结,要么被政府暴力镇压,要么把执政党赶下台。各位可以参看一下波兰案例。在这个过程中,并没有获得权力代表的资本会大规模受损,并离开中国。于是产业工人也就大规模失业。这是一个三输的结局:执政党、劳工、商人。

 

而美国要求开放金融和互联网之后,进入抽水行业,也就是设法控制中国的两大最赚钱领域。我个人对此并不完全反对,这有助于中国的产业优化。但也有助于美国颠覆和控制中国。看上层的精英们怎么玩了。在这上面,我是个吃瓜群众。

 

取消补贴,则当然是试图毁灭中国两元经济下最具优势的外贸制造业了。

 

我们可以看得出这个所谓经济结构改革的包藏祸心,对中国的危害极大。但据说中国差一点签订,只是因为文本问题和对外公布的要求,造成了没有签署。美国人愚蠢的没有顾及到我朝的面子,蛮横但足够愚蠢,这才让中国经济与悬崖擦肩而过。

 

从文明的终局1里面,我们讨论到经济发展和国家博弈的本质。实际上在近百年来,所谓的各种价值观之内,欧美的精英层都本着真正的国家族群博弈的本能在行动。

 

类似于美国这种发展成世界霸权的组织,它的体系和权力结构是一个八抓鱼时的自动触发机制。其利益集团在内部达到动态平衡,军工、情报组织、学术智库、媒体和知识分子精英、文化娱乐领域、工会等建立在美国这个平台上,用美国主义来凝聚美国人的概念。所有的美国精英都在自发的争取自己利益时,也维护美国的扩张。

 

精英知识分子控制的文化领域负责输出价值观,用价值观干涉控制他国,并洗脑培养接受自己价值观的他国精英。实际上,他国的这些精英、知识分子、普罗大众倾向于美国主义时,都忘了在价值观上加一个美国,也就是说,他们完全不知道这是为美国本身的生存服务的,而会损害自己族群的生存。价值观主导的体系应该是对内的,而不是对外的,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:内圣外王。

 

长达十年几十年的挖坑布局,像高明的围棋手一样,为美国扩大生存的空间,并导致其他国家毁灭或削弱。

 

……..
2008年,美国参议院负责东南亚委员会的议员来到缅甸,他曾任美国军情部门将军,秘密见了丹瑞大将,缅甸在2010年决心政治改革。在经历了长达9年的改革之后,由于环保组织的干预,缅甸未能成功的建立任何足以支撑缅甸工业化电力的电厂。但美国人吃惊的发现昂山素季居然不听从他们的指挥,对中国的铜矿,若开的罗兴亚人事件,做出符合美国意图的决定。

 

美国人发现了乌克兰给与中国大量的军工业和造船业技术输出,远超过俄罗斯给与中国的支撑。俄罗斯其实无论是在叶利钦时期,还是普京时期,都希望回归欧洲。从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就可以看出来,通往中国的管道迟迟不能落地,筹划此事的富豪进了普京的监狱。

 

美国的情报人员开始在乌克兰挑动革命,欧洲人也参与了。实际上这件事是一个一石多鸟的策略。欧洲人愚蠢的跳进了陷阱,与俄罗斯交恶。俄罗斯人拿回了克里米亚,这个历史上奥匈帝国和俄罗斯卷入欧洲大国博弈的地区,陷入与欧洲交恶的困境。这一次,克里米亚再次成为大国陷阱。欧洲人因此与俄罗斯交恶,中国在这个阳谋下,起初并没有陷入陷阱。但在俄罗斯与欧美交恶后,选择了站在俄罗斯这边。与其说这是中国的选择,不如说这是中国被挖坑顺势掉了进去。中国希望有一个坚定的能源大国盟友,想要借助于中国经济的腾飞,来实现全球布局。而美国人挖了一个坑,断绝乌克兰对中国的全面军工造船技术输入,杜绝中国在军事上崛起的可能。但坊间传说中国已经完全消化了乌克兰所有的军工技术,美国人没有得逞。

 

与此同时,中国付出巨大代价的两个能源国: 也门发生分裂;委内瑞拉则因为上层建筑自身的愚蠢陷入崩溃中.

 

然后美国向韩国输出萨德系统,这据说是防范朝鲜的,但朝鲜的导弹技术并不在防范范围内。俄罗斯象征性的谴责了几句,中国则与韩国闹僵。

 

我们失去了韩国,这个日益走近的东亚国家,原本是美国的盟友,却与中国因为经济上的强力关系,越走越近。

 

之后,美国开始重新对伊朗制裁,选择了中兴公司下刀,然后威胁华为,贸易保护主义在2018年突然登上舞台。

 

此时中国人尚没有反应过来,美国并不是为了贸易。这里强调三遍:美国不是为了贸易,不是为了贸易,不是为了贸易。直到2019年5月10日贸易谈判再次谈崩后,中国人上上下下还以为这是贸易问题。

 

美国要求加拿大抓捕了孟晚舟,加拿大和中国共同掉进坑里,中国与加拿大闹僵。五眼联盟里,澳大利亚也掉进坑里,与自己最大的原材料客户中国几乎闹僵。

 

欧洲人此时醒悟了过来,美国正在展开一石多鸟的外交手腕,四处挖坑。如果欧洲人跟随美国,禁止华为,与中国闹僵,则中国失去了欧洲,也就意味着欧洲失去了中国。

 

但这并不是终点,因为美国还有大菜等着欧洲。美国的政治势力,包括班侬这位煽动民粹的大师,前往欧洲四处策动动乱,以难民威胁为契机,鼓动极右民粹主义。他们已经接近成功,英国退欧,法国黄马甲四处制造动乱,十一个欧洲国家的政坛被极右党派间接或直接控制。欧洲议院选举的结果尚未出来,极右党派势在必得。

 

很多人说特朗普愚蠢,如果是希拉里上台,就会联合欧洲等盟友单独对付中国。实际上这种看法是错误的,美国的精英不是一个人,而是成堆的八抓鱼一样的组织体系。我可能是你们很少见的一个持自由市场、私权保护、权力制衡、民族主义的民间自媒体,实际上我是类似于美国的保守主义者,但我完全无法介入政治。但是美国的班侬、纳瓦罗等就从民间崛起,并影响控制权力建筑,莱特希泽等人在权力中枢,莫茨家族在资本领域,他们是集体形成了对付中国的策略。也就是说无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,最终都会为了美国利益,四处挑动各国分裂对抗。

 

美国对中国的牌还没有打完,果然台湾牌被打了出来,从去年开始不断的挑衅。美国希望接台湾挑逗中国发动台海战争。而黄奇帆等人的讲话表明,中国的官僚体系已经有人明白了美国的阳谋之一。记住,美国到现在一直玩的是阳谋,我要和平演变你,遏制你,削弱你,吃掉你。只是我们上上下下极度崇拜美国,崇拜美国的自由民主普世价值观,厌恶自己,因此希望美国和平演变成功。

 

但实际上美国要做的只是要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,要生存和壮大下去,维持自己国家50年至100年的霸权。

 

贸易战争中,中国的经济本身问题并不大。产业链并不会一天被替代,美国的再工业化几乎是不可能的。债务问题也因为良好的财政收入,能够保证。长远看有人口老化,工资薪酬上升,导致产业转移的问题,财政失衡的问题。但是13.9亿人口的纵深,制造业全产业的能力,技术发展的本能,都可以帮助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。

 

然而如果签订一份包含了上述几个大坑的协议,基本上中国就会走下坡路,未来会沦陷在国家内部混乱,制造业停滞,产业转移,资本外逃,劳工失业,财政收入下降,技术发展被抑制等等就会发生了。

 

而不签订,则全方位的对抗,包括战争的威胁都会带来,也是危局。
因此,中国要坚持谈判性博弈,获得一个安全的协议,并全面开放给其他国家—暂时排除美国的市场,并在合理的对等条件下,全面开放给美国。一定不要把内部改革的内政权限开放给美国人,也一定不要掉进几个大坑里。
锁国是绝对错误的。
坚持开放和改革。
而与美国的关系,不要再抱有幻想,他们是要削弱、吞噬中国,用中国作为肥猪来解决其内部巨大的结构性问题的。

 

原文链接:https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372236655051758

赞 赏